此前,他曾在对阵八一时砍下44分,刷新个人新高,今天,面对同样对手,他再次打破个人纪录

对于球队上半场的表现,萨里说道:“我很难去解释为什么,球队在上半场出球很慢,没有任何反应,所以对手自然轻易地把球从我们脚下抢走,甚至得分

卡鲁索的父亲也打篮球,但仅限于群演的水平——迈克-卡鲁索在1968-71年就读于克雷顿大学,场均能拿到11分,但他只有1米78,先天上就失去了打职业篮球的条件

前两年的卡鲁索拿的是苦力合同,加一起扣完税到手不到40万

但那支湖人却在最后拿了夏季联赛的冠军,对于这一殊荣,卡鲁索的评价是——“我那天还和库兹马聊这件事,你敢想吗?我们的首发是鲍尔、哈特、英格拉姆 、库兹马和祖巴茨,替补是我、恩瓦巴、马特-托马斯、特拉维斯-威尔和托马斯-布莱恩特……这么个阵容打谁不轻松啊?”年轻的他还没有意识到,这也是那支湖人队的常规赛阵容

俗话说“娘矬矬一个,爹矬矬一窝”,而卡鲁索则打破了这个铁律,他在“爹锉”这个不利条件下,凭借比93年魔术抽中状元签更低的概率,拔地而起

击败他们会让我感到由衷的快乐

因为“臭嘚瑟”这个动词并不在他的字典里,而这份专注也会让他在联盟里有更好的未来

在灯红酒绿的洛杉矶,实在太容易让人分心

面对着同为千万里挑一的运动健将,卡鲁索从来不畏惧对抗任何人,哪怕在训练场面对勒布朗

这是球队运转的基础,我们将继续努力,这个概念迟早会深入人心

虽然他只是换了个地方打发展联盟,但起码双向合同保证了他一个位置,从这个时候开始,他终于成为了NBA球员

对卡鲁索来说,他从来不认为和那些巨星们同队可以让自己放松,对于这支球队,他的唯一想法就和他的穿着一样古板老套

但通常只穿着一件湖人帽衫的卡鲁索,在“花花绿绿”的队友中间怎么看都和潮流两个字无缘

“当时总经理问我,‘你能打多个位置,并且按照教练的要求完成任务吗?’我赶紧说能,只要有个角色就好了,还有什么可挑的啊

原因很简单:成绩不行,流量担当也不在

’”去年4月的最后6场,卡鲁索场均18.2分8助攻1.8次抢断,三分命中率55%,还贡献了5次暴扣,但大家都清楚,在一支失去季后赛希望的球队里打出这种豪华数据没有意义,而卡鲁索更清楚的是,他能在湖人立足,靠的其实是他的防守

而这赛季也不过只有5.4分而已

但他强调说自己从来都不是移动最快下手最准的,“我能做的,就是认清楚场上的防守位置,把他们吸引到戴维斯和霍华德的包围圈里,他们才是防守高手

现在的湖人是一支典型的勒布朗球队,全队都是曾经的大腕,在拿着底薪的霍华德、麦基、朗多、杜德利中间,卡鲁索显得有些没有排面

事实上卡鲁索的大学生涯还不如他爸:在德州农工大学打满了4年,最高的平均数据才9.1分5.5助攻

—-卡鲁索,身高1米96,除了“秃曼巴”以外,他还有个“秃鹰”的绰号

老卡鲁索也不是以弹跳著称的,他跟儿子吹嘘的,也就是巅峰时候能把网球轻轻扣进篮筐,但他妻子却在高中时热衷于一切体育运动,还是校田径队成员,不管老卡鲁索听了高不高兴,我们的秃曼巴坚信他的身体素质完全遗传自母亲

但当维金斯、比尔这些低调的孩子都开始在头发上做花样的时候,卡鲁索却连植发和养护都懒得去做,他甚至对穿着打扮丝毫不感兴趣,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训练场的他,也都是常年套上训练服就来去匆匆

洛杉矶的球迷们只在赢球的时候寻找茶余饭后的乐子,输了球,每一个都是CBA队友

比起关注球员通道里的摄影师,他还是更重视球场上的相机

老天爷夺走了他的头发,然后以弹跳的形式给了他

他们出没的节目,通常是五大囧或者更衣室花边新闻,每条新闻都被当成段子

”周鹏在去年八月份中国男篮备战世界杯时的训练中扭伤脚踝,此后他经历了手术和漫长的恢复期,错过了男篮世界杯和迄今为止2019-2020赛季CBA全部比赛

据悉,CBA联赛有望于四月份重新开赛,周鹏表示自己可以复出参赛

打独行侠,他硬是站在合理区外,造了比自己重了50斤的德怀特-鲍威尔一次进攻犯规,当球迷和记者把最大的赞誉送给他时,他只是认为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篮球选择,无关出彩

这与理应发生的情况相反,最近,我们正在做很多与训练时反差巨大的事情

在洛杉矶,特别在拥有勒布朗的洛杉矶,这一点很难想象——鹈鹕三少常年被炮轰,在场上呼吸都是错误;独苗库兹马如今也难以得到粉丝们的体谅,在论坛上他已经被交易三千多遍了

曾经的萨克雷在湖人活得就像一个巨星,尼克-杨每天都能在各大网站占据版面,试问其他球队能跨界到娱乐新闻的又有几个替补?甚至湖人时期的肯道尔-马绍尔都能被各路媒体逐帧分析,拿来和联盟超巨对比

在科比-卡尔口中,那些以平均水平的命中率拿25分的人就值3000万美元,所以“定位”二字,是卡鲁索很早以前就在思考的事情

他被邀请参加夏季联赛,5场合计砍下12分11犯规10失误的三双,投篮26.7%,雷霆给了他邀请合同,但连季前赛都没给上,就把他撵到发展联盟去了

”当理想与现实背道而驰,“萨里主义”无勇武之地,这大概才是萨里和尤文的悲哀吧